返回

第二十七章 扑空

首页
A+ A-

    长夜余火由棉花糖小说网(m.mianhuatang888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    看着商见曜手中的传单,以蒋白棉的心理素质,都有点傻眼。
    在等白晨、龙悦红就位的时候,她有预想过打开房门后的各种可能,但怎么都没料到会看见这既熟悉又陌生的东西。
    “雷云松他们的失踪和那群宣扬知识有毒的疯子有关?”蒋白棉自语起来,满是疑惑。
    就在一分钟前,两者之间看起来还是没有任何联系的!
    “他们放弃了思考?”商见曜的反问颇有点突兀,就像一道数学证明题没有了中间步骤。
    “……目前来看,有这个可能。”蒋白棉想了好几秒,微微点头道。
    她接着又补了一句:
    “这暂时只是一个猜测,我们现在没法确定这张传单是林飞飞他们不小心遗落的,还是有意放置,用于误导调查者的。”
    “只要能找到那个组织其中一个成员,问题就解决了。”商见曜相当认真地给出了自己的方案。
    “然后你就能混进去,边参加聚会,蹭吃蹭喝,边搜集线索,寻找真相?”蒋白棉帮商见曜补完了整个计划。
    这听起来有些荒诞,就像小孩子玩过家家,但加上商见曜的能力后,就一切皆有可能。
    “以他们表现出来的智商,我能成为分发食物的那个人。”商见曜看了眼手中的传单,抬起右臂,擦了擦嘴角。
    蒋白棉闻言失笑,提醒了一句:
    “文盲不等于低智商。”
    “信这套说辞的,肯定都很好骗。”商见曜相当有信心。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能成为这个组织的一员,那都是被筛选过的,容易受骗的人,嗯,应该也很容易被吓唬,被引导。”蒋白棉微微点头,转而笑道,“你就不担心骗他们的组织者,因为他们太好骗,连食物都省了?”
    “太过分了!”商见曜顿时义愤填膺。
    蒋白棉沉吟了几秒道:
    “说正经的,还是要小心。
    “雷云松、林飞飞他们肯定都不蠢,这一点毋庸置疑,但他们为什么会和这么一群人搅在一起?
    “我担心你真要混进去了,智商会被拉到那个组织的整体水平线上。
    “这不是开玩笑,觉醒者的能力都相当诡异和可怕。”
    “污染是相互的。”商见曜郑重回应。
    蒋白棉一时竟无言以对。
    她旋即走至窗前,打开一扇玻璃,对下方的白晨和龙悦红摆了摆手,示意他们不用再全神戒备。
    然后,蒋白棉和商见曜又搜查了一遍房间,未能发现更多的线索。
    紧接着,他们用工具打开了对面那个房间。
    ——这也是疑似林飞飞住所的地方。
    这个房间非常杂乱,各种物品放得到处都是,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霉湿味。
    相比较而言,仅有的那张桌子,表面最为整洁,摆的主要是书本、纸张和一根用透明胶带于中部缠了几圈的钢笔。
    翻查间,商见曜和蒋白棉发现那叠书大部分都有野草城公共图书馆的印戳,没有的几本则给人阴湿肮脏、陈旧破烂的感觉,不知道从哪里收来的。
    没过多久,他们确定了这个房间住的是什么样的人:
    由父母和一个孩子组成的简单家庭,父亲似乎是干体力活的,母亲有在家里帮人缝补衣物,孩子十一二岁,正在自学知识。
    “这样的人应该不会信那帮疯子那套。”蒋白棉做出了最终的结论。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不是目标房间,可以离开了。
    商见曜点了下头,突然走到桌子前,拿起了那根钢笔。
    “你,要做什么?”蒋白棉放弃了猜测商见曜的思路。
    “批改作业。”商见曜头也不回地说道。
    “……时间可能来不及了,如果错过了后续的线索,调查可能就此中断。”蒋白棉没直接用组长的权威把商见曜喊回来,而是摆起事实,讲起道理。
    商见曜想了一下,边点头边埋低身体,在纸张上快速写了几个字。
    也就是几秒钟的工夫,他放好钢笔,转身回来。
    蒋白棉侧过身体,眺望向桌子,看见纸上多了四个端端正正的字:
    “好好学习”
    蒋白棉顿时低笑了一声。
    等到出了这个房间,重新锁上门,她才“嘀咕”道:
    “这会吓到他们的。”
    “恐惧也是一种动力。”商见曜平静说道。
    “……”蒋白棉斜眼看向这个家伙,“嘶”了一声,“不用总是把思路弄得这么复杂。”
    说话间,两人出了这栋楼,来到了位于黄角巷的那个院子出入口。
    这里同样有一个岗亭,里面坐着个裹深蓝旧棉袄的老头。
    他脸上皱纹较多,皮肤粗糙得如同橘子皮,但头发却一点也不稀疏,甚至都没有白色。
    这让人完全没法从外表判断他的年龄。
    不需要蒋白棉再吩咐,商见曜直接走了过去,笑着喊道:
    “大爷。”
    这看门老头忙将手里的军绿色棉帽戴至头顶,嘟嘟囔囔道:
    “别喊得这么亲热,有话就说,有问题就给钱。”
    商见曜不慌不忙将“你是男人,我也是男人”的话语重复了一遍。
    那老头的眉毛一下变得活跃,他抬手指了指斜对面道:
    “喏,那栋楼,有不少。”
    商见曜没去纠正对方的“推理偏离”,拿出林飞飞的照片道:
    “你见过这个人吗?”
    “见过。”老头的声音大了几分,“别想了,别想了,她不是出来卖的。”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压低了嗓音:
    “我怀疑她是北街哪个贵族老爷养在这边的情妇,每隔几天就会有个男人过来找她。”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商见曜好奇提问。
    老头嘿嘿一笑:
    “我和她住一个楼,还是同一层,怎么会不知道?”
    “那你认识老郑吗?”商见曜莫名其妙改变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